这次回家,没我有想像中的那么冷,树上还有绿色、黄色的树叶,看上去像是在深秋,很美。

不变的乡音,温暧我的心头。一个“咱”字,拉近了与乡亲们之间的距离。

虽然家乡话和普通话差不多,但还是有一定的区别,在南方,除了和几个老乡在一块的时候说家乡话,大部分还是说普通话。

当我下火车后,就听到了那熟悉的乡音,“吃点啥”、“杂吃哩”……当我上街买东西时,“过来了,使啥哩?咱这有 # # ,有好一点的,有一般的,有差一点的……”,

……

一切都是那么的亲近,那么的明了,这与现代都市中截然不同(或许是我在都市中待久了)。心里很放松,暧暧的。无论是见到什么样的人,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就像是见到久违的老朋友一样。

在家这几天,有点小忙

几年没回家了,回家肯定是要走亲戚串朋友的了,当我一个人出现在TA们面前时,都是一阵惊喜,然后很热情,我的那些事也没有过多的问,这让我的压力减轻了不少。当我到我姑姑、舅舅家时,谈起那些事时,TA们也知道,现在有好多像我这样的“七天大圣”,呵呵,虽然TA们也有一点无奈,但,更多的是多一份理解。这在我的意料之外。

走完亲戚串完朋友,这几天,看着空荡荡的新房子,说是新房子盖好也有几个年头了,我不在家,没人住的日子里是大门紧锁着。现在看来也有点破旧了。虽然这在城市里不算是有房,但毕竟咱是农民,既然回来了,就先把它收拾一下吧。

这几天,跑电管所、拉网线跑光纤……又忙碌了起来。

村子不大,但是很静。

虽然村子不大,但是很静。在这个小村庄里,没有红绿灯、没有斑马线、没有霓虹灯、没有过多的汽车、汽笛声,但是,这里夜晚的月亮很明亮,很安静。

每天晚上睡觉我不用调闹钟,每天早上可以睡到自然醒。很自由、很放松、很舒服。

写到这,我想起了一首老歌:

又是九月九重阳夜难聚首

思乡的人儿飘流在外头

又是九月九愁更愁情更忧

回家的打算始终在心头

走走走走走啊走走到九月九

他乡没有烈酒没有问候

家中才有自由才有九月九

亲人和朋友举起杯倒满酒

饮尽这乡愁醉倒在家门口

家中才有自由才有九月九噢

……

给自已放个的长假,好好休息,让明天走的更好。

这几天,有好多朋友问我有何打算,我总是笑笑说:“等过完年了再说”。虽然现在还离春节还有两个多月。但我是真的累了,真的想休息,给自已放三个月的长假,好好休息,做自已喜欢做的事。

我相信,车到山前必有路,生活没有解不开的疙瘩,只要肯干,只要还有这双手,无论走到哪里都饿不死。

生活很简单,也很复杂,就看你是怎么去看她,怎么去对待她了。

写在最后

写给正在都市中漂泊的朋友们、迷失在都市中的朋友们、都市中迷茫的朋友们、在都市中徘徊的朋友们、同命相连“七天大圣”的朋友们……

如果真的是累了,那就回家吧,只有在家中,在家中,很自由、很放松、很舒服、很温馨……

村子西边的杨树林